英德在线,英德新闻网,英德信息网,英德信息港,英德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英德在线 >

四川甘孜:“循环经济”落地乡城青麦乡

时间:2018-01-14 05:1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fjhpu.cn
循环经济落地乡城青麦乡 ****在线四川消息:初冬的阳光给大地铺上了一层金灿灿的外衣,在甘孜州乡城县青麦乡亚金村的果园内,村民正忙碌地呵护着在荒山荒坡中种

“循环经济”落地乡城青麦乡

  ****在线四川消息:初冬的阳光给大地铺上了一层金灿灿的外衣,在甘孜州乡城县青麦乡亚金村的果园内,村民正忙碌地呵护着在荒山荒坡中种植的苹果幼苗。而这一幕也是青麦乡推进产业发展的一个缩影。

  在产业发展中,青麦乡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改变传统种植模式,梳理好产业发展规划,突出结构调整,推广循环经济,推动村与村之间资源互补,促进农民不断增收,让群众获得了更多****感。

  种地不挣钱 村民选择外出务工

  “我们家有2亩地,以前都种些日常作物,都是自己吃,一般都卖不到好多钱。”谈起过去种地的收入,亚金村村民彭措有说不完的话。

  据彭措回忆,自己虽然有两亩地,粮食产量也算可以,自己也曾经想把多余的粮食拿到县上去买,但是除去来回的路费40元,再加上县上的吃住,一次卖菜的收益算下来,自己还要倒亏100元—200元,得不偿失,索**后来就不去县上卖菜了。

  由于地处高原大山深处,加之信息、交通不方便的原因,过去,在传统农耕种植思维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踏着晨露出门、扛着夕阳回家”成了青麦乡广大群众的常态。

  “以前嘛,自己还是单身,种的粮食就自己吃,多余的粮食在路边摆个摊,价格比县上的便宜,还是有开车路过的人来买,生活还基本上过得去。”彭措说道,可是后来结婚了,有了娃娃后,很多地方都要用钱,光靠路边摆摊所挣的钱就很难维持家里的基本开销了。

  随着国家各种惠农政策的落实,虽然在很大程度上改变农业种植情况。习惯了传统种植的村民,由于接收现代化种植的接收能力差、文化水品低、****渠道窄、种植的粮食品质不高等因素,靠传统土地种植增收一直是**约着村民致富的瓶颈。

  “说实话,虽然后头有了很好的技术,但是我们庄稼人接受能力实在是太差了,很多农技员手把手来教我们,可是人家前脚走,我们就后脚忘了。”村民阿依么回忆说,自己是土生土长的庄稼人,连字都写不来几个,在农技员讲解后,觉得还是靠体力耕田最实惠。

  在靠体力的传统种植中,从积肥、翻地、播种、除草、收割、浇水等各个环节,都是很大的体力劳动,特别是遇见干旱、**冻等自然灾害的时候,更让村民苦不堪言。

  阿依么介绍说,虽然自己**了很大的力气种了菜,考虑县上卖成本很高,就和其它村民一样在路边摆摊,价格便宜点卖给过路的人,虽然也卖出去些,但多数除了自己吃外,还是留到地里白白烂掉。

  在传统种植经济下,村民在种完地后,其余时间无所事事,加上种植成本不断上涨,村民收入越来越少,村民听说外出务工能多挣些钱,大多数村民选择了外出打工,土地也因此荒搁起来了。

“循环经济”落地乡城青麦乡

  用工潮变化 村民重返土地

  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四川内地及川外的工业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村民外出务工。亚金村支书记尼玛介绍,全村45户村民,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只剩下老人和小孩。

  由于年青村民出去务工,孩子的教育、老年人的身体状况成了村****头痛的问题。“老人生病了,我们要帮忙送到乡卫生院去看,娃娃没了父母照顾,到处跑,老人腿脚不方便,我们还要去找,这样的情况经常遇到。”提起此事,村支书记尼玛总有很多无奈。

  “其实在外务工的那段时间里,我也好想念家里的父母和娃儿额。”村民洛绒次称回忆说,自己和妻子在一个建筑工地上打工,最苦最累的活都抢着干,为得是多挣些钱寄给家里,但一到晚上,思乡之情便涌上心上,常常睡不着觉,记得一次下工,给家里打电话,听到阿爸阿妈的声音和孩子的哭泣,当场就和妻子流下了眼泪,那样的场景至今都难以忘掉。

  为了给家里寄更多的钱,洛绒次称和妻子平日里都省吃俭用,下工后,唯一喜悦的就是给家里打电话,其余时间都在无尽的相思中。

  “打电话,我们还要省到打,长途好贵。”洛绒次称说道,在外头打工也不容易,一个月下来也就1千左右,东西也不便宜,电话又是长途,时间打久了,话费就要去掉好几大百,就没钱寄给家头了。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知识时代的来临,高新技术和知识引导的新经济主体在20世纪末—21世纪成为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支撑点,传统靠劳力吃饭的时代也一去不复返,众多用工单位****劳力裁员和劳力“减薪”的局面。

  “以前也是那么多工资,现在还是那么多工资,没变过。”洛绒次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说,那是在工地上,外头啥子都在涨,自己的工资和以前一样。有天老板也给自己说过,****要转型了,要引入很多有技术操作的****,需要技术工了,看到自己两口子平日很辛苦,多给3个月的工资,让自己找好出路。

  同样遇到这样情况的还有村民丁真,在****转型成为网络****后,自己没有相关计算机技术,解聘后,也到人才市场去到处应聘。没有技术和知识成为丁真就业****的困境。

  “哎,去应聘的时候,人家单位都要求有文聘的,还要有相关技术工作经验的。”对此,丁真深有感概地说,偶尔也会遇到催用劳力的,但都很短**,而且给的费用都很低,自己一个人在外,仅够伙食,找不到好的工作,自己也想回家了。

  因地**宜 突破产业发展瓶颈

  再次从外面打工而返回到亚金村的村民,同样又****着过去种地收入低的困境,而且外来收入仅仅依靠一年一度的虫草和松茸增加收入。虫草和松茸完全看“天”收益的自然经济,收益时常漂浮不定,让村民愁闷不堪。

  “这样看天吃饭的生活,让我们大伙都吃尽了苦头。”据亚金村支部书记尼玛介绍,每年4月底至6月初,村民上山挖虫草,光吃住和往返最起码就要**去600—700元,而且虫草的价格每次也不一样,高的时候可以卖到110—120,低的时候就80—90,而且还看要天气。

  有一年,尼玛和老婆去挖虫草,刚好碰到干旱天气,虫草长得少,整整两个月下来,一到家算了算账,除去开支还不到1700元。

  为了摆脱这样靠天琢磨不定的收入,****也想了很多办**,比如在村后的460亩荒山荒坡种植核桃、桃子、葡萄等,均以失败告终,村民为此一筹莫展。

  如何让村民多一条致富的道路,一直牵动着青麦乡****职工的心。在经过仔细的摸索后,一副凝聚青麦乡机关党委、政府的果树种植产业规划图呈现在群众面前。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