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德在线,英德新闻网,英德信息网,英德信息港,英德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英德地图 >

杭州隐秘地图之: 西塘河畔华丰厂

时间:2018-01-14 03:5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fjhpu.cn
如今,杭州人几乎都晓得的华丰造纸厂已搬离城北,去了安吉工业园区。老厂边有条西塘河,安吉那边的新厂也建在一个大湖的湖畔。造纸哪离得开水!

如今,杭州人几乎都晓得的华丰造纸厂已搬离城北,去了安吉工业园区。老厂边有条西塘河,安吉那边的新厂也建在一个大湖的湖畔。造纸哪离得开水!

《杭州市轻工业志》载:华丰造纸厂系浙江省第一家机械造纸厂,轻工业部32家重点造纸企业之一,东临京杭大运河支流,西连杭宁国道线莫干山路,水陆交通方便。在杭州六家纸业企业中,华丰以历史久、规模大、产品多而闻名。

好几年前,华丰厂要搬迁的消息就已经在厂里传开,不少人开始犹豫、纠结:跟着去呢,还是买断(工龄)**と寺飞舷嘤觯芑嵊腥四钸恫欢希赫饪墒1922年就有的一家百年老厂啊,这可是跟**园岗接牢的木佬佬大的一个厂区啊,说迁就迁 ,说走就走,这“环保”真当是很厉害!

不过,对于那些开始走向老迈,已经退休的职工及其家属,心里倒是淡定的,聊起往事来,个个带着真诚、亲切的口吻,而且不会只是三言两语。

1 陈永联:**琢磨的车间主任

陈永联,五十多年前还是个一米八左右的壮汉,住红工房,有一双儿女,妻子也是华丰厂造纸车间工人,后担任副厂长,是十分和美的一家子。

眼下,他84岁,依然很健康,依然朴实敦厚,依然不太善于言谈,说话带点儿绍兴口音。

解放初,他在绍兴乡下念完小学,就在杭州学做生意,学做厨师,也失过业,后来去衢州修建机场。1954年,通过层层选拔,参加市劳动局组织的培训,当时刚过二十。培训结束后,服从组织分配,二话没说就进了华丰造纸厂造纸车间当学徒,成为该厂的第一批学徒工。

解放后的华丰造纸厂,弘扬技术改革和创新精神。

在工人、****、技术人员的共同努力下,先后自行设计、**造十条造纸生产线,以及多台小造纸机。产品也不断创新升级,其中,拷贝纸、牛皮箱纸板被评为国家银质奖,01、03烟纸被原轻工业部评为科技进步奖,复写原纸1954年被选送至莱比锡“******览会”展览,1959年一年内,就有感光原纸、钢版原纸、彩色卷烟纸等十余种新产品问世。

**国**厂,也是华丰造纸厂推崇的一个优良传统。我国实施五年计划之后,华丰造纸厂于1956年7月、1959年12月,分别提前一年半和三年零三十天完成第一、第二个五年计划规定的生产指标。

作为学徒工的陈永联,一踏进华丰造纸厂,就被它的创新精神和**国情怀所感染,一门心思地向师傅学知识、学技术,不辞辛苦地在车间里三班倒。一年半后满师,先做看纸工,接着做卷纸工,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

当时,生产卷烟纸的一号、二号、三号机早已投入生产,二号、三号机还是长网卷烟纸机。不过开始,卷纸还得靠手工,操作中经常出现断纸、处理过程较长、纸张损失也较多的情况,影响生产效率不说,还增加了生产成本。

车间里五六个工人聚在一起商量,决定响应厂部“开展技术革命”的号召,将这一落后的操作方**改改。

在近一个星期的奋战中,陈永联跟大家一起吃住在车间,几乎夜以继日。经过反复琢磨和试**,终于设计出一种将以往两个小卷纸筒改成一个大卷纸筒卷纸的技术革新方案。方案实施后,车速比原先提高一半,废纸大幅减少,产量也跟着提升了一大步。

这项技术革新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陈永联还根据记忆,画了张手工操作示意图,用来跟自动卷纸机图片进行两相对照,说明它确是一项有成效的改革成果。

1984年,陈永联又跟他的“攻关革新”小组创造了“光电抢纸”新工艺。

在卷烟纸进入烘干之前,纸张处在一个“水纸”状态,时常出现断纸,需要卷纸工不时地紧盯着,一旦发现断纸就得立刻处理,既**人工又费眼力,更不容易把握。新工艺运用光电原理,有效地解决了人工抢纸过程中的种种问题,控**了断纸损失,并实现了增产。由人工抢纸到“光电抢纸”,是造纸车间一个重大的技术进步。

由此,陈永联连续两次被评为杭州市劳动模范,1985年,担任造纸4车间主任。

造纸4车间有十号、十一号机,十号机生产平装出口卷烟纸,十一号机生产内销卷烟纸。他接手车间主任职务后,从完善规章**度、严格产品标准、减少废纸损失等多处入手,加强车间管理,年年完成生产任务。

一个有技术、有管理经验的大厂中层****,退休之后,不经意间又当了回“学徒”,这回学的是微型风筝。

经过十几年的努力,他终于成就了做工精湛、画工精细、形态多样、放飞效果更是十分理想的微型风筝**作工艺,成为杭城知名的微风筝**作专家,大、中、小学第二课堂抢手的授课****,“文化养老”的典范。不仅在社区建立了“永联微型风筝工作室”,他的微型风筝还被拱墅区列为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2 黄耀根:老厂里长大的伢儿

1946年,才10岁的黄耀根跟随父母从宁波来到杭州。

早先,他父母在嘉兴民丰造纸厂做工,**日战争爆发后,回宁波象山老家待了一段日子,**战胜利后选择了杭州——华丰造纸厂宁波人多啊。

父亲已经60岁,又没文化,但因为当时的崔厂长在民丰造纸厂实习时跟他有过一面之交,被其接收,并派到总务科,在厂里跟母亲一起烧老虎灶。

总务科的“**红”(奖金)多,一家人又极少见地被安排住在厂区里,比那些在西塘河边蹲草棚、租农家小屋的,自然要幸运得多。

那几年,十来岁的黄耀根读华丰小学,放学后便在厂子里四处转悠,见闻一大堆,比有些老工人还多。

他家就在总务科对面。每月发工资,只见那些高级职员、工头之类,人人拿一只袋儿,一路来到财务室,从窗口领了工资,就一沓一沓地往袋里塞,拎在手里悠悠地回家去,却也不见一个面露喜色的。

原来,那时的金圆券真当不值钱,手握一沓沓100万元大钞也没一点儿稀奇,听说,买一石大米就得**掉4个亿。

后来,又见一辆辆装满金圆券的大汽车接连不断地开进厂里来,在一帮穿着黑色**服的**察守卫、监督下,一大捆一大捆的钞票直接往机器里扔,经过一番处理后,变成了一团团糊糊的纸浆。

黄耀根父母都在厂里“吃包饭”,平时家里不开伙仓,他便身无分文地在厂里的小吃部、厂门口的小吃店里饮食,个个老板待他客客气气不说,而且从不当面伸手要钱,只等记完账,抹抹嘴就走。

等到厂里发了工钿,父亲便带着他去见那些小店的老板,一家家一笔笔地替他付清赊账,年年、月月如此。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