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德在线,英德新闻网,英德信息网,英德信息港,英德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英德地图 >

杭州隐秘地图之: 信义巷及周边旧迹

时间:2018-01-14 00:5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fjhpu.cn
在连通湖墅路与莫干山路的诸多街巷中,已改名为信义坊的信义巷,无疑是面貌和功能变化最大的一条。的确,这条旧貌换新颜的街巷背后,那些秉持信义、积德扬善的旧

  在连通湖墅路与莫干山路的诸多街巷中,已改名为信义坊的信义巷,无疑是面貌和功能变化最大的一条。找出仅存的50年前的信义巷老照片,其景象之迥异,完全可以用“翻天覆地”这一成语加以描述,更不要说几百年、上千年了。可是,街景换了,功能变了,甚至路名都不同了,可历史文化的氤氲仍依稀尚存。的确,这条旧貌换新颜的街巷背后,那些秉持信义、积德扬善的旧时印记依然牢牢镌刻,稍加掸拂,薄尘散去即清晰生动。

  1.信义巷,

  因守信崇道者在此居住而得名

  信义巷位于运河之西,始于今湖墅北路卖鱼桥,至莫干山路观音桥,长约530米。作为官道的湖墅路存之已久,莫干山路的出现则晚近多了。1931年杭瓶公路开通,杭州市区经瓶窑前往德清、长兴至安徽广德的浙皖副线基本形成,这便是今天104国道的雏形,但杭州市区这一段,一直沿运河支流小河的西侧北行,即今和睦路,祥符桥以南的这段莫干山路根本不存在,直至新中国成立后,才把原先的杭武路(杭州至武康)改为104国道市区段新线,1964年后方称莫干山路。由此可知,古代信义巷,往西是无**接上另一条大道的。万历《钱塘县志》记载“信义巷通余杭塘”,即知信义巷西首为余杭塘河及塘坝,昔时余杭塘河观音桥段比现在宽阔得多,这是毫无疑问的。

  清高鹏年《湖墅小志》卷三记载:信义巷原名护堂巷、护塘巷。明末清初,巷内居住有被称为杭州“北门四子”之一的才子王丹麓。王丹麓名晫,清顺治四年(1647)秀才,但后来他放弃举业,干脆以读书为业,且广交朋友,著有《遂生集》《霞举堂集》《墙东草堂词》等,这样的日子势必清苦。“临街多搭最高台,回回风吹锦绣开。一身债负都无抵,演戏轮资不论财。”这是他的《武林北墅竹枝词》中的一首,描述的是运河边民间出资请戏班唱戏的情景。请人唱戏还得讲究门第声望,家道中落者只得举债来请戏班,这就有点儿打肿脸充胖子的味道了。他去世后,后辈很快变卖了他在护堂巷的大宅,这座极富中国传统园**肺坏拇笳懵涞搅寺叫杖思沂种小

  这位陆姓人家的主人,即是清乾隆时包青天式的清官陆水。乾隆二十年(1755)考中进士,后任江西省新昌县县令。刚上任,当地正好遭遇大旱,粮食歉收。陆水一方面上报朝廷,请求放粮赈灾,还带头捐出了自己的当月俸银,以此敦促米店老板参与募捐。灾年过去后,他充分认识到水利和开荒的重要**,便组织农民大兴水利、广种粮食。当他离任时,几乎没有什么积蓄。有人问他何以如此,他回答说“我为清白吏耳。”陆水无疑成为护堂巷居民的骄傲,他们自发地把护堂巷更名为“信义巷”,以表示对守信誉、重道义的他的尊敬。

  清时,信义巷还有一座大宅,那就是张嘉增家。此大宅为两层三开间,不无壮阔。大宅四周的园子里种满树木**草,奇香袭人。张嘉增少年时饱读诗书,后从事商贾,致富后从不显摆阔气,从不鄙薄他人,也是一大善人。“沿村六七家,入山不深,入林不密;出门三五步,有田可耕,有溪可渔。”这是他对所居大宅的描述,也是一份对理想家园的憧憬。

  张嘉增对信义巷的描述并不准确。居住在信义巷,水是有的,山却在十数里之外,更诓论“入山不深,入林不密”了,****出自张嘉增不无浪漫的想象,不过,出门三五步后循入农田、溪流,却是能做到的。这一带为余杭塘河两岸肥沃田原,稍走几步就可以与美好的大自然融合在一起。

  2.草营巷,旧时民风民俗依稀可见

  上文所述两处信义巷古代大宅当已无存,甚至其确切位置都无从得悉,处于南首,与信义巷并行、长度相同的草营巷,同样是湖墅地区主要街巷,其诸多古迹也已湮灭,只能在典籍和传说中寻其旧踪。

  有关草营巷的地名,有着两种完全不同的说**:一说是宋室南渡时兵马在此扎营,营地简陋,故名;二说是此巷附近原本都是菜地,为了看管蔬菜,菜民习惯在菜地上扎个草棚,草棚不少,菜民们互相“结草为营”,其情状颇为壮观,草营巷一名便由此而来。

  宋代,中国佛教由唐以前的贵族式经院佛学开始深入****生活,佛教的教义、修行方式逐渐简易化****民化,出现了“家家观世音,处处弥陀佛”之景象。宋室南渡后杭州更趋兴盛,寺庙建造**鑫藜酰萦锬谟卸啻λ旅恚晌庖淮旅斫衔械那颉H绮柰っ恚菟涤胨胃咦谡怨埂澳嗦矶煽低酢钡拇迪喙亍8咦谖醇涛磺暗姆夂攀强低酰唤鸨诽又梁贾荩搅瞬萦锸翟诳诳剩聪蛳锬谝焕掀牌盘炙@掀牌鸥艘煌胨痹谕肜锶隽艘话芽贰C**痛快喝水的康王很不解,老婆婆解释说,这水烫,一口气喝下去会烫坏喉咙,因为有这糠,就不得不边吹边喝了。康王方知老婆婆的一片善心,极为感激,继位后便在遇见老婆婆的地方建造寺观,取名茶亭庙。

  温元帅庙也是草营巷内另一处重要寺庙,香火极盛,其位置约略在今莫干山路上的墅林苑小区。温元帅何许人也?据说就是在此出生的一名元帅,另一种说**是一名来杭赶考的秀才,那晚住在这里,夜半小解,偶然间听见厉鬼说将要在井里下瘟**,大惊。为使百姓免遭横祸,他竟以身投井。次日众人把他从井里打捞上来,看见他浑身乌青,方知这井水已经有毒。舍生救众的秀才这一义举震动世人,遂被封为神。书生或姓温,或因“温”、“瘟”为谐音,但何故称其为“元帅”?至今仍不得而知。

  明清年间,运河一带的庙会盛极,每年五月十六的草营巷温元帅庙的庙会规模最大,庙会上的“抬元帅巡游”向来为保留节目,这也与彰显温元帅之德善有关。至民国,温元帅庙会仍显热闹,据老一辈人说,提炉、扛鼎这类杂技杂耍还能在庙会上看到,后因战乱和时局变化,庙会的盛况方才消失。

  旧时,温元帅庙后面还有一座**隐寺,因寺庙规模较大,僧人们夏天时经常收留无家可归的人在此过宿,冬天则施粥给穷人。无疑也是一处善心洋溢之地。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